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化之窗

麦场的回忆

时间:2018-12-03 信息来源:党群事务部 作者:许芳芳 字号:[ ] 分享

在我们当地小麦收割季节俗称为“过麦”。我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亲历过麦了,初中以后离家上学,工作以后过麦期间也没有较长的假期,因此,停在我记忆深处的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我童年时期过麦的情景。直到今年过麦我有机会在家,然而今天的过麦与记忆中的过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记忆中过麦必须有一不可或缺的场地——麦场。那时的麦场是按生产队分配的闲置地,每到收麦前几天农民伯伯们就会用水将麦场地面洒湿,然后用碌碡碾压平,这样可以防止尽量少的麦粒被辗轧到土里。

那时过麦几乎全靠人工,过麦时间较长,一般持续半个月左右。首先是要人工收割小麦,小麦如果收割不及时或遇上下雨天,麦粒掉在地里就会减产很多,因此那时劳力是最紧张的。当时播种也是几乎全靠人工,播种持续时间长,导致每块地的小麦成熟时间就会有错峰,所以亲戚邻居都会相互搭伙收麦,哪块地里的小麦先成熟就集合力收割哪块。

那个年代,我们小孩也是要参加抢收的,太阳升起以后小麦晒太干就易爆粒,一般都会在黎明前趁有露水时收割小麦。所以我依然记得凌晨四点多,天刚蒙蒙亮,半睡半醒,深一脚浅一脚地跟在爸妈身后走在去麦地里的乡间小路上,结果往往是小麦没割多少,反而会出现用镰刀割破鞋子甚至是割伤脚指的情景。

太阳升高以后,要把割好的小麦用牛拉车拉到麦场里。如果秸秆太长,小麦就不容易晒干。所以大人们白天收割小麦,晚上就要用铡刀(类似于包青天里用来斩犯人的那种铡刀)把多余的秸秆切掉。切完秸秆以后将麦穗铺在麦场里晒干,然后用老黄牛拉着石碌碡一圈一圈辗轧,直到把麦粒脱下来,这个过程我们称为“轧场”。碾压完以后要用木叉将麦秸翻挑出来,这时落在底层的麦粒还带有很多碎麦秸、麦芒等杂质,还需要借助风的力量把小麦和杂质分离,我们称为“扬场”。扬场是需要考验技术的,如果把握不准风向,不会借力,那就很难把杂质和麦粒分开,去掉杂质的麦粒就可以进行晒干储存了。

受麦场场地和劳力不足的限制,每场只能处理部分小麦,这样每家一般都需要打三到四场才能把所有小麦都处理完。六月天说变就变,遇到下雨天不仅需要对小麦重新晾晒打场,既浪费劳力不说,还会面临小麦生霉发芽的风险。

在大人们辛苦劳作的半个月里,麦场成了我们小孩的游乐场。那时候我们十几个年龄差不多的小孩聚在一起玩捉迷藏、在麦秸上翻跟头、用麦秸编蟋蟀……,我们总会找到很多欢乐。

还有一件值得我们高兴地事,那就是在这半个月里可以经常吃到咸鸡蛋。因为在忙碌的抢收季节家家都顾不得做饭,所以每家都会在麦收前一个月腌上一坛咸鸡蛋,这样没空做饭的时候一个馒头加一个咸鸡蛋就是一顿便饭。那时候能吃鸡蛋对我们来说就是改善生活了,是只有在劳累的抢收季节才有的待遇。从腌上鸡蛋那天开始,我们就祈盼着过麦的到来,往往是等不到过麦,我们就会以尝尝咸淡为借口要求妈妈隔几天给我们煮两个改善生活,那时觉得咸蛋黄里流出来的黄油是最香的。

最大的欢乐莫过于跟大人们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了。等所有小麦晒干装袋以后,我们都会在自家麦场里围着袋子一遍一遍数着,因为这关系到我们接下来的一年是吃白面馒头还是吃黄面馒头的问题。那时农村还是要交公粮提留的,每家几乎都要交掉一半的小麦,剩下的一半不足以维持一家人一年的口粮,就会掺玉米面蒸黄面馒头。当时觉得如果一年都是吃白面馒头就是最幸福的事情了。

随着我国经济不断发展,农业机械化水平得到不断提高,慢慢的拖拉机代替了牛拉碌碡,收割机代替了人工收割,接着出现了脱粒机代替了轧场、扬场,而早在几年前就开始用联合收割机作业,实现了全部机械化,“过麦”也由原来的半个月缩短到了几天甚至一天。进入21世纪以来,国家逐渐减免农业税,2006年国家正式全面取消农业税,小麦收完以后再不用作为公粮上交了,每家也不用担心吃不上白面馒头了。

今天,对于我们当地的农村家庭来说,外出务工成为大多数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小麦也由“全家的口粮”变为很小的一部分经济收入。当年的麦场也失去了它存在的意义,早就另做他用。但是,每到“过麦”人们还是会回家收麦,妈妈还会像以前一样提前腌一坛咸鸡蛋,这有可能是多年来的习惯使然,但我想更多的应该是一种忆苦思甜的仪式感,回忆过去的苦难艰辛,更知现在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给我们小村庄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想麦场的回忆就是其中一角了。






【打印】 【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